兼职咯-最热门的兼职资讯网站

  全国
[切换地区]

2天蒸发2.1万亿,互联网反垄断反的是什么?

作者:小编 来源:兼职咯 发布时间:2020-11-21


去年11月10月至11日,阿里港股市值分别为7691亿、5885亿、3233亿和1657亿,而腾讯、美团和京东在两天之内蒸发了市值。
其中市值蒸发最多的10家公司,合计下跌2.1万亿元,几乎下跌了整个贵州茅台的市值。
前几年的双11从来都是商品打折,没想到今年网上的商家们也纷纷跟风打折。按道理说,阿里和京东的“双11”搞得热火朝天,交易额再创新高,这应该是一个重大利好,为什么市值反而跌得这么惨呢?
11月10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虽然该草案尚处于征求意见阶段,尚无法律效力,但其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却不亚于一次原子弹爆炸——两天内炸毁2.1万亿元。
因特网的反垄断法在反对什么?
中国《反垄断法》于2007年8月30日获得通过,并于2008年8月1日正式实施,至今已实施12年之久,相关判例数量高达120亿元,主要集中在医药、化工、专利技术、通信等领域,而互联网行业的判例数量很少。
以前,监管机构对互联网行业的监管经常使用“包容审慎”这一术语,而在草案《反垄断平台经济领域》中,这个术语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术语“科学有效”。
在用词上的差异,其实都是刀光剑影,暗藏玄机,从“包容”到“有效”,这就意味着监管的尺度和态度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这一态度的转变,在草案中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首先,禁止限定交易。
界定交易意味着,拥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对商家进行的交易进行左右,最典型的是电商平台强迫商家“二选一”。
在2015年双11前夕,天猫强迫商家“二选一”的行为被京东实名举报,这起事件闹得天翻地覆。
那时,天猫硬是表示,如果商家胆敢与其他电商平台玩暧昧,那就不好意思了,好走不送。
后来,阿里公关回应称,平台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资源组织活动,只能对最具诚意、最积极参与大促的品牌商家进行倾斜。话里有话,都是一副受伤者的样子。
事实上,“二选一”伤害的不是天猫,也不是京东,而是那些没有话语权和抗议权的商家,他们大多是这个游戏下的牺牲品,利用自己可支配市场的地位,威胁、逼迫商家,将其生存空间无限压缩,这种枯燥乏味的经营方式只会让大家的生意越来越难做。
二是不得低于成本价销售。
许多人可能会觉得,平台愿意以低于成本的方式出售产品或提供服务是一种让利于大众的行为,能够让消费者得到实实在在的利益。
回首往事,我们可以看到那一刻的点点滴滴和快步。
2014年1月10日,滴滴与快的“烧钱大战”正式拉开帷幕,滴滴推出了乘客免10元、司机奖10元的优惠,快的也推出了同样的补贴政策。
二月十七日,快车宣布乘客返回11元,司机奖11元,并宣布将永远比竞争对手多出1元的津贴。二月十八日,滴滴宣布乘客返现12元,当天,快递公司立即宣布乘客返现13元。
一方面乘客打车几乎不花钱还能返现,一方面司机不仅能赚钱还能平台奖励,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就这样,“烧钱大战”一直持续到5月17日,滴滴补贴成本超过14亿元,快车补贴成本超过10亿元。
用24亿元换回了什么?滴车用户从2200万增加到1亿,日订单从35万增加到521.83万,快车服务覆盖的城市从超过40个扩大到近300个,快车和滴滴也建立了行业内的“双巨头”垄断地位。
后来滴滴和快的合并,壮大后的滴滴又收购了Uber中国的所有品牌、业务、数据等等,到目前为止,在整个中国,还没有第二个网约车平台可以与之抗衡。
转眼之间,曾经卯足了劲做赔本买卖的滴滴,已成长为行业的巨无霸,曾经只花一便士打车的乘客,如今打车变得越来越贵,曾经赚得薪水和平台奖励的司机,现在不管是乘客还是司机,都被平台抽走了越来越多的份额,如今不管是乘客还是司机,都只能听天由命。
禁止搭售或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
搭售或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主要是指平台经营者利用其经济优势、地位优势,违背交易相对人的意愿,在提供商品或服务时搭售其他商品或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例如在平台上订机票被捆绑搭售,购买手机碎屏险时被反被设置了许多障碍等。
假如说搭售、附加不合理的限制还只是表面现象,用户还可以看得出,那么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觉察到的,它所引起的数据安全和隐私问题不容忽视。
用一款应用程序,可能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几千字的用户协议,这些用户协议的字数小而多,密密麻麻,看得人眼花缭乱,头皮发麻,一般人都是看不见,直接拉到底部点击同意。
然而,在这些用户协议中,往往会有一条关于数据采集的条款,如果经过双方同意,隐私、偏好、数据、位置等信息就会被平台肆意窃取,并据此精确地推送营销信息,内容涵盖了衣食住行,总有一个方面有需求。
那么,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呢?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遭遇,明明自己从来没有搜索过某个商品或某个酒店,只是刚刚和别人讨论过,一些与平台相关的营销信息已经推到了手机上。
这类应用程序似乎无所不能,全知全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甚至知道用户最近购买了什么,在哪里居住,公司在哪里,消费习惯和偏好,收入状况,以及用户到底长什么样。
事实上,用户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被App在手机上悄然记录下来,每一个使用App的人,都在用自己的隐私帮助平台完善数据库。
四是禁止区别对待。
平台搜集各种数据,开始为用户量身定做营销信息,让我们在感慨时代进步,科技如此发达的同时,不知所措地被平台利用大数据“杀熟”。
这种例子简直不胜枚举,同一款手机不同账号购买同一商品,价格相差几元到几十元早已不是新鲜事,有些掌握了用户数据的平台,相当于掌握了定价权,这是赤裸裸的欺诈。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汽车,旅游,外卖等App上。
短时间内,大数据杀熟的确可以为平台带来更多的利润,而长时间内,这一行为将严重透支消费者对平台的信任,大数据杀熟或许是技术成熟的表现,但也直接反映了不健康的商业环境。
五是禁止不正当价格行为。
一旦市场和用户的需求被垄断,平台就会有足够的底气随时进行提价销售或压价收购,并明目张胆地提供不公平的服务。
例如,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生鲜农产品平台在向农民收购生鲜农产品时,会把质量等级高的说成是质量差的,而把含杂质成分低的说成是含杂质成分高的,这样就会大大降低了收购价格,损害了商品生产者的利益。
为何治理垄断行为?
在B端企业层面,垄断抑制了创新,影响了技术进步,也不利于公平竞争环境的建立。
大型平台不允许商家自由入驻,强迫商家“二选一”,那么面对已经成型的大平台,任何商家都不会选择小平台。假如小平台没有商家入驻,消费者自然也会离开,整个平台就死掉了。
再来看一下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情况,中小玩家越来越少,超大型玩家却越来越多,在绝大多数领域形成了独霸或多巨头共存的局面,而对于那些前期疯狂烧钱补贴才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互联网企业而言,一旦形成了垄断优势,如何提高利润,增加收入,就成了一个必须的诉求,这就导致了为了逐利,只要是法律上没有明令禁止的事,互联网巨头基本上是要做的。
热门资讯